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集藏

古典賞石遇見“重塑”

發布時間:2019-09-26 21:42

作者:俞瑩

    老友丁文父的“重塑:丁文父作品展”近日在滬上周圍藝術畫廊展出,呈現了10多件以古典賞石靈璧石等為主要創作媒介的立體裝置作品。稍早時候,他的圍繞這些展示作品的《千年之石只欠一刀》(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2019年7月版)一書甫一問世,便引發賞石界不亞于一場“地震”式的討論。如今,雖然展覽已經塵埃落定,但是,圍繞古典賞石是否需要“切一刀”的思考,卻還遠沒有停歇。
  丁文父是著名古代賞石學者,他20年前所撰著的《御苑賞石》、《中國古代賞石》至今洛陽紙貴,堪稱經典之作。故此,當他如今轉身為帶有批判(自然)主義的當代藝術家的時候,足以成為一個現象級的存在了。
  丁文父通過切割(“一刀”)古典賞石(靈璧石、太湖石等),“創造出形式的基本要素:直線、平面甚至空間,由此改變賞石‘肖其自然’的形象,創作出一個抽象形象,或者說表現具象以外更為抽象的品質。”“我找不到比封塔納(盧齊歐·封塔納是意大利現代主義藝術家,他最為人知的藝術貢獻在于其系列“割破的”畫布)的‘一刀’更為簡潔的方式來幫助我實現現代與傳統的決裂,它非常痛快地實現了賞石從‘自然’到‘非自然’的飛躍。”古典賞石主要以瘦皺漏透為造型結構、以抽象審美為旨歸,這種“欣賞窠臼”確實千年不易,已經成為一種標志性的“符號”,即使當代藝術在表現賞石的時候,也有一種“路徑依賴”,不敢越雷池一步。對此,丁文父認為,賞石文化到了明清時期已經變為一種頹廢的文化,包括瘦皺漏透的觀念。我們已生活在21世紀,為什么要背著歷史的包袱,繼續一種很頹敗的情趣?“賞石不應該滿足于上帝的創作,或者按照上帝的旨意創作。中國人曾經賦予賞石以美,或者發現賞石之美,但我們更應該創造賞石于美。”
  從“切一刀”(多則三刀)的效果來看,因為主要是靈璧石,在古典賞石之中,其硬度較高、肌理結構較為致密,所以刀面所呈現的石頭內質極其光滑細膩,有點類似大理石剖面,與其他原表毛糙皺襞肌理形成強烈對比,外觀造型也呈現出新的變化。最主要的是,這一剖面(也有兩面甚至三面)是作為主要觀賞面(切底山形石的剖面都在底部),既像是一種解剖,更是一種解構,相比自然原石,確實產生了一種重塑和新境,有的甚至可能會變廢為寶(如有的賞石原來已經修治過),產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也滿足了一些人對于古典賞石之內質的窺視欲。如一方黃靈璧石,前后各切一刀,外形呈現出靈動之勢,尤其是其中的溝壑洞穴變化表現力超乎想象;有一方產自廣西的墨石,含有珊瑚化石成分,切開后的剖面清晰地顯現出化石的紋理……不過,“切一刀”與一般石雕藝術還是有所區別的,它沒有完全改造奇石,可以說是介于自然和完全人工之間的一種中庸之術。對于古典賞石的審美疲勞(丁文父稱之為“欣賞惰性”),其實在近代已現端倪。體現在賞石的風向標有所轉向,古典賞石瘦皺漏透丑的反形式美取向——其實應該是古代文人的一種觀念藝術,似乎越來越不合時宜——當時傳統文人士大夫階層已經沉淪消亡,尤其在一大批接受了西方近代科學、美學思潮影響的人士面前,無法得到認同和觀照。
  古典賞石得到新生、煥發活力,其實是在改革開放以后。在1985年,也就是差不多在當代賞石代表石種廣西紅水河水沖石剛開始露面的時候,遠在美國紐約的中國美術家畫廊(China House Gallery)和華美協進會(China Institute in America)舉辦了有史以來第一次以中國古典賞石為主題的展覽。古典賞石以其不凡的形象和不解的意味,吸引了西方藝術學界的熱烈討論和收藏界的追捧,從而開始在西方主流社會引來擁躉,并稱之為“文人石”(Schol- ars'  Rocks),視其為一種經典藝術樣式。1997年,哈佛大學美術博物館出版了美國著名“文人石”收藏家理查德·羅森布魯姆藏石及其研究英文專著《世界中的世界》(《Worlds Within Worlds》),這也是代表了當代西方學者對于“文人石”收藏和研究的最重要的成果。羅森布魯姆認為,“(文人石)很像現代抽象的雕塑。我曾經想,現代百科全書式的圖書館和現代藝術中心曾努力接納和包容一切藝術,為什么這些圖書館和藝術中心如此徹底地和無法解釋地將奇石拒之門外?”
  可見,古典賞石從興盛到沉淪再到復蘇,走過了千年歷程。而且,不管時代如何變遷,對于古典賞石之審美“惰性”可謂千古不易,即止步于從發現到表現——而不是改造。如今,丁文父大膽突破,以“切一刀”的方式予以解構,確實已經不是傳統賞石審美的語境了,可以視作為一種當代藝術。
  當代藝術不同于傳統藝術,特別強調批判性,也就是要具有“批判性思維”。可見,丁文父的“切一刀”,確實是對于古典賞石之自然主義審美“惰性”的“批判性思維”,屬于一種當代藝術。
  古典賞石不但注重“瘦、皺、漏、透”,而且更強調自然天成。其實,這是源自老子的學說,也就是道法自然,這也是中國古代藝術創作美學的一條主線。道法自然呈現了對于自然之道的敬畏和尊崇,這體現在古典賞石千年不易之“欣賞窠臼”,“切一刀”則體現了一種人定勝天,完全是一種對于自然之藐視的批判性藝術語言。
  無論是古典賞石,還是當代賞石,其自然天成之本質可稱得上是千年不變。所以,觀賞石是否屬于藝術品一直備受爭議——至少在主流藝術品市場并不完全認可。如今,不得不承認,經過了“切一刀”之后,自然觀賞石確實可以成為藝術品。當然,這完全是兩個不同場景和觀念的東西。至于藝術價值、觀賞價值孰高孰低,也只能是見仁見智了。
   (攝影俞瑩)

羽毛球四大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