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理論·探討

上海發展人工智能金融業應先行發力

發布時間:2019-09-26 21:41

作者:邵偉

  上海首提建設全球智聯網絡樞紐城市
  在8月29日舉行的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上海首次公開提出建設全球智聯網絡樞紐城市的目標定位,宣布將發展人工智能作為優先戰略選擇,建造上海的人工智能高地和全球智聯網絡樞紐城市,全力打造要素齊全、開放協同的良好生態。預計到2030年,人工智能總體發展水平進入國際先進行列,在創新策源、應用示范、制度供給和人才集聚四個方面,初步建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人工智能發展高地。
  相比互聯網和物聯網,智聯網更強調提升智能應用的治理績效,在推動產業應用等提升效率的同時,還能夠更加促進公平正義,真正推動高質量發展。上海提出要成為全球智聯網絡樞紐城市,意味著在充分發揮智聯網應用的基礎上,發展成為全球關鍵的節點城市,承擔未來在人工智能應用領域中國與世界相互對接的樞紐,在實際應用、法律法規、行業規范、治理原則制定以及產業互動、人才交流等多個領域,成為全球人工智能行業發展的重要通道與窗口城市。
  在AI推動產業轉型升級方面,提高經濟密度是當前上海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提升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的重要支撐。人工智能作為新一代具有顛覆性質的技術,對于釋放帶動傳統產業優化升級和提升鞏固實體經濟具有重要作用。
  在打造全球智聯網絡樞紐城市方面,上海明確提出初步建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人工智能發展高地,還確定要“成為全球智聯網絡樞紐城市”的全新發展目標。而全球信息樞紐更多是長三角城市群在產業協同和信息化合作領域內的發展目標,上海要在人工智能領域成為全球智聯網絡樞紐城市,需要從智聯網絡和樞紐城市這兩個核心概念去理解。一方面,智聯網絡區別于傳統的互聯網和物聯網連接,智聯網絡更加強調智能的運用以及對治理績效的提升;另一方面,樞紐城市可以理解為智聯網絡中的一個節點城市,但上海更多扮演該產業領域引領性發展的角色,更加強調智聯網絡應用的規則話語權,在我國和世界的產業鏈接和對話中起到重要的連通作用。而顛覆性的人工智能技術影響具有世界性,因此,行業交流、信息流通、人才互動等都需要載體與通道。
  智聯網絡樞紐城市除了要在人工智能領域實現高效應用,成為溝通世界的重要通道與窗口,更強調一系列規則制定的話語權。上海將重點在三個領域加快向有全球影響力的人工智能高地進軍,一是以更加開放的胸襟擁抱人工智能,以更大力度配置全球人工智能資源,打造面向全球的前沿創新平臺、應用場景標桿來推進人工智能領域標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促進人工智能跨地域、跨領域、跨行業的發展,成為全球智聯網絡樞紐城市。二是以更富創新的探索激活人工智能,鼓勵最新智能成果在上海率先試水,力爭在一些關鍵核心領域取得原創性的突破。三是以更加包容的生態滋養人工智能。
  上海金融人工智能應先行發力
  目前,在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中如何實施人工智能戰略,值得我們認真研究和探討。
  作為新興技術早期應用者,銀行和其他金融服務提供商正在突破功能局限狹窄的應用領域,快速擁抱人工智能。金融人工智能已成為下一個迭代金融行業廣泛且快速的發展趨勢。所有創業公司的一個共同點是,正在使用人工智能來應對當今金融業所面臨的挑戰。很明顯,人工智能正在幫助簡化當前流程并提高效率。然而,人工智能的下一次迭代將會引入全新的服務和解決方案,從而顛覆當前的金融服務。這種顛覆可能包括徹底消除欺詐(顛覆欺詐跟蹤服務)、即時信貸(顛覆信用模型服務)、自主和個性化財務顧問(顛覆金融咨詢服務)等。
  未來幾年,預計會有更多初創公司在金融領域推出一些突破性的人工智能應用程序。由于人工智能的應用,Au-tonomous預計全球金融業可節省高達1萬億美元的資金。而金融科技公司正在金融領域引領人工智能浪潮,其中,大部分直接或間接與金融企業合作,創建人工智能應用程序。如美國的Signifyd與電子商務公司合作,幫助簡化和加快結賬時的審批流程,同時減少欺詐并提高合規性。通過整合來自1萬多個商家的網絡數據,該公司能夠創建客戶風險特征,在結賬時應用這些解決方案,可以幫助電子商務顯著減少欺詐案件。Signifyd 目前與Jet.com、Lacoste 和Build.com 等公司合作,而其軟件與Shopify、Magento、BigCommerce 和Salesforce Commerce Cloud集成。這家公司迄今已募資2.06億美元。
  另一個成立于2013年的Data Visor 公司,正在幫助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使用人工智能來打擊欺詐和金融犯罪,使用無監督機器學習在造成重大損失之前識別欺詐和金融犯罪活動,通過收集全球超過40億金融服務用戶的數據,實現機器學習的技術應用。而Data Visor 提供預測性自主學習的金融安全方案,解決了傳統的欺詐檢測方案的反應性問題。該公司目前已募資5400萬美元。
  成立于2014年的Hyper Science公司,創建了針對文檔處理使員工的工作效率與合規性相悖問題的應用程序,而后臺運營的機器學習模型能夠自動地將數據輸入,提高了處理發票的速度,同時保持合規信息的協調。該公司早期專注于處理結構化和半結構化文檔的狹隘人工智能應用場景,迄今已吸引了4890萬美元的資金。
  成立于2012年的App Zen 公司,使用后臺審計的人工智能自動化來全面審計費用報告、發票和合同,在幾秒鐘內識別出差異,結合來自內部和外部數據,如社交媒體和第三方費用報告的應用程序,App Zen使用先進的計算機視覺和自然語言處理(NLP)作為基礎技術,形成審計和合規的AI工作流程。該公司迄今已籌資5260萬美元。
  Zest Finance是一家人工智能金融創業公司,專注于幫助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提高信貸審批效率,同時使用人工智能幫助金融服務提供商進行更好的風險分析和信用建模,專有服務Zest Automated Machine Learning 或ZAML被設計為“非黑盒AI”解決方案,為所有決策提供可解釋的透明信息服務,并選擇內部部署或在云中實施的ZAML工具。該公司迄今已籌集2.68億美元的風險投資。
  由前Google員工于2012年創立的Upstart,通過使用人工智能來實現完全不同類型的信用評分,從而顛覆了貸款市場。而傳統的貸方僅關注信用評分和信用年限,但Upstart通過使用人工智能處理這些數據,為借款人提供個性化信貸,同時為銀行、信用合作社和其他金融服務提供商提供獨特的基于SaaS工具的信用評分AI平臺。該公司迄今已募集了5.84億美元的資金。
  成立于2014年的Cape Analytics,利用人工智能和地理空間圖像,幫助保險公司更好地評估房產的風險和價值,使用人工智能分析和評估這些圖像中的屬性,獲得即時財產情報,包括在承保建模、評估承保方面,保險公司可以自動化和簡化即時繁瑣的流程。作為SaaS解決方案通過系統集成的API提供服務,迄今已籌資3100萬美元。
  Future Advisor 使用人工智能自動化財富管理并提供投資建議,結合401(k)、IRA和其他應稅賬戶等個人投資賬戶,利用AI專有算法,可監控投資組合的整體投資健康狀況,在特許金融分析師和其他專家團隊的支持下,幫助培訓和優化投資算法,為散戶投資者提供全方位的服務。該公司迄今已從Se-quoia Capital、Canvas Ventures和其他公司獲得了2100萬美元的資金。
  Wealthfront是一家智能投顧公司,利用人工智能提供基于軟件的財務規劃,投資管理和銀行相關服務,針對沒有投資技能或經驗的散戶投資者,為其提供金融輔助,以幫助客戶實現財務目標,通過減少繁瑣的投資計算以及與經紀人的無數次通話,讓客戶獲得咨詢服務。目前該公司管理著120億美元的資產,迄今已吸引2.04億美元的資金。
  成立于2008年的Ayasdi 公司,建立了一個AI-as-a-Service平臺,幫助金融服務提供商和其他企業部署AI解決方案,以應對人工智能的挑戰。由于大多數企業仍在試驗人工智能,Ayasdi 提供了一個AI沙箱,允許公司試用AI應用程序,而無需在內部構建整個基礎架構,如與花旗銀行合作,使內部和外部用戶能夠從大型復雜數據集中找到有價值的解決方案。目前該公司已籌集了9700萬美元的風險投資。
  從美國的人工智能科技公司發展來看,尋找傳統金融服務痛點和難點是發力的根本,應用場景瞄準了傳統金融難以提升效率的瓶頸而開展研究。這警示我們從底層問題出發是人工智能研究的根基。為此,上海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應瞄準國際人工智能產業鏈一體化目標,通過制度設計來提升金融業人工智能產業鏈的核心競爭力,向數據要效率、要服務、要智慧,在金融產業布局上應先行先試,重點培育和孵化人工智能科創公司,針對傳統金融服務的痛點問題,建立政府基金來進行集中解決,合理布局上海人工智能上下游產業鏈,圍繞人工智能核心競爭力形成上海新的經濟增長級。
  (作者系原中國銀行上海市分行高級經濟師)

羽毛球四大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