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理論·探討

金融從業者如何應對國際化挑戰

發布時間:2019-09-19 21:46

    主持人:本報記者田忠方
    特邀嘉賓:CFA 協會亞太區董事總經理  連伯樂(Nick Pollard)
    原摩根士丹利華鑫基金公司董事長      于 華
    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所所長      李迅雷
  目前,我國金融戰略非常明確且具有雄心,就是讓國內金融市場特別是資本市場成為全球資產配置中心。為此,國內市場正在不斷深化改革開放,上海也在加快建設國際金融中心。金融行業的發展離不開高素質人才。針對當前國內金融從業人員如何適應金融市場的國際化浪潮,如何與越來越多具有國際視野的人才展開競爭等問題。記者邀請三位嘉賓進行了探討。
  從業人員年輕化特征明顯
  主持人:您認為目前國內金融人才現狀如何?
  于華:從整體來看,目前國內金融行業從業人員的教育背景是比較好的,結構合理、年輕化特征凸顯。同時,得益于改革開放,很多海外成熟市場的金融知識和經驗及時傳播到了國內,加之出現很多海歸人員,國內的金融教育已經與國外比較接近,從業人員知識結構更新也較快。
  而從國內金融從業人員的性別結構來看,則與國外不太一樣。金融業作為一個比較傳統的行業,一直以男性為主,如華爾街的投研分析師,主體為男性。目前,全球CFA持證人男女比例也是8:2的狀況。不過,在我國CFA的考生和持證人中,男女比例基本是五五開,甚至在上海等地區,女性的比例要超過男性。
  值得關注的是,國內金融從業人員對金融科技、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方面的學習熱情非常高。國際化金融人才需求較大
  主持人:隨著我國金融業改革開放不斷深化,未來國內金融市場的人才需求將如何演化?
  于華:當下,金融行業本身仍處在不斷變化之中,因此從業人員的知識面需要更加寬廣。未來,我國金融業的發展需要更多綜合性人才。過去,國內的教育學科分類非常細化,造成金融從業人員雖然深度很好,但知識面比較單一。隨著金融科技的發展,金融與科技基本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依靠單一的知識面,已經適應不了金融發展的需要。因此,金融從業人員需要有若干個學科的深度知識,才能夠在金融創新和發展方面更具潛力。
  此外,目前我國改革開放是雙向的,既有國內機構“走出去”,也有國外機構“引進來”。例如允許外資在境內設立獨資金融機構等,因此,國際化的金融人才需求正在急劇上升,具有境外市場從業經驗的人才需求很大。在監管方面,國際化的金融人才同樣需求很大,如要求在國外金融機構從事過一定年限以上工作的有經驗的人員,而且這是一個硬性條件,相信將來類似的硬性條件會越來越多。
  李迅雷:隨著國內金融市場國際化程度的提高,國際化的金融人才需求是比較大的。目前國內市場中,對沖基金、量化投資等方面的人才仍較少,IT、人工智能、數理統計等領域的人才也需要大力引進。
  連伯樂:CFA 協會最新發布的《未來投資專業人士》報告顯示,目前全球專業核心投資專業人員總數約為105萬,未來10年復合年均增長率將達到1.5%,其中,中國增速將達到2.3%,位列全球第二。中國的資管行業發展潛力巨大,隨著中國金融業不斷開放,未來會有更多跨國公司在中國建立外資控股的資產管理公司或全資子公司,專業度更高、國際化程度更高的金融核心人才需求將會越來越大。
  高端金融人才涌現動力何在
  主持人:目前,促進國內高端金融人才進一步涌現的動力何在?又有哪些制約因素和挑戰?
  于華:我國的改革開放就是最大的動力。上世紀90年代后,國內金融業發展速度越來越快,雖然已經進入一個比較規范的發展軌道,但很多方面仍需進一步創新。此外,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化,國外各種復雜的金融產品不斷涌入國內市場,如果我們的金融產品仍是以前的“老東西”,是沒有辦法和國外產品競爭的。而金融創新需要相關的金融知識,如果金融從業人員不去學習,是沒有出路的。另外,國內金融行業面臨的競爭以及壓力,也是促進高端金融人才進一步涌現的動力。
  在制約因素方面,則是目前國內金融人才接受新事物的渠道太少。改革開放以來,雖然機構、資本等要素流動得到加強,但人員流動仍顯不足。如金融從業人員出國實習和交換工作等機會仍較少。在獲得國外最新的金融信息方面,很多是聽專家講解的“二手貨”或“三手貨”,去國外學習獲得一手信息的機會不多,人員交流方面確實存在一定的障礙。未來,隨著改革開放不斷深化,金融知識的傳播將通過教育、培訓、商業交流等方式實現。
  李迅雷:上海在國際金融中心建設中需要更多金融人才,因此要進一步解放思想,同時敬畏市場,按照市場化原則,做好金融人才引進的相關配套工作。如引進中國臺灣和香港地區的金融人才,需要調整和完善稅收制度等。本土金融人才面臨激烈競爭
  主持人:目前,我國具有國際視野的海歸金融人才越來越多,那么,本土金融人才該如何應對日益加劇競爭?
  于華:首先,本土金融人才在心態上不要看輕自己。自改革開放后,金融知識的普及非常快,一些基本的國外金融市場的經驗、知識,在國內院校都可以學到。在全球化過程中,本土金融人才與海歸金融人才都有發展機會。本土人才應該更多關注國際金融市場的變化,要第一時間了解國外的新產品、新業務。
  值得關注的是,在金融創新方面,我國目前是走在世界前列的,比如,與互聯網相關的金融創新,國外雖然也有,但沒有中國發展得那么成功。
  在競爭方面,可以說CFA便是國內金融人才應對競爭的一個比較有優勢的選擇。CFA考試的內容,是專業團隊在全球大型金融城市,如倫敦、紐約、芝加哥、香港等通過與金融從業人員座談,將全球最新的金融操作、金融產品、金融概念進行論證總結后確定的,考生通過學習這些內容可了解全球最新的金融知識。
  此外,在金融業尤其是資管行業中,雖然有包括投資研究、銷售、清算、風險管理、交易等不同業務條線,但投研仍是較為重要的。持有CFA證書的投研人員,相比沒有持證的人員,業務能力可能更全面,因為包括會計、信息管理、行為管理方面的知識,在CFA考試中都會涉及,確保持證人是有一定“寬度”知識面的人才。此外,CFA持證人可能更懂“規矩”,在合規、自我約束、從業規范等職業道德方面更加有保證。
  連伯樂:投資行業的變化可謂日新月異,從業者需要不斷適應新的挑戰,在中國金融業擴大開放的背景下,金融創新必將越來越多。CFA 協會作為由全球投資管理專業人士組成的專業機構,對金融與投資管理行業的發展現狀及未來趨勢進行研究分析,值得金融從業人員進一步關注。
  李迅雷:當前,國內篩選人才的機制越來越市場化,金融從業人員是否將所學的知識與我國金融行業的轉型升級相結合,成為判斷其是否合格的重要因素。另外,面對我國金融業的進一步擴大開放,金融從業人員首先應學好外語,同時,要了解最新的金融知識和技術。
  【延伸閱讀】
  屠光紹談培養金融科技人才三大路徑
  2019中國銀行業發展論壇智慧金融(上海)峰會日前舉行。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原總經理屠光紹在會上表示,2010年以后,各路資本持續增加對金融科技的投入,同時,金融科技發展的政策支撐也越來越強,監管層已出臺了一系列政策來推動金融科技的發展。
  不過,屠光紹指出,目前金融科技的發展面臨人才缺乏的現實問題,其中,人工智能、大數據、網絡安全等跨領域的復合型人才最為缺乏。同時,從全球范圍來看,金融科技人才的缺乏也成為常態,因此,高度重視金融科技人才的培養已經成為國際趨勢。
  對于金融科技人才培養的路徑,屠光紹表示,第一,從縱向來看,人才的培養是一個持續的過程;第二,培養必須要有很強的針對性,必須要明確金融科技的發展方向,精確地量化各領域人才的需求量;第三,金融科技的發展是一個生態,金融科技人才的培養需要政府、金融機構、學校等各個方面的努力,只有各方實現良性互動,才能實現培養資源的優化,形成人才培養合力。

圖像

羽毛球四大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