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評論

推廣保險版“以房養老”須“破難前行”

發布時間:2019-10-10 21:29

作者:傅燁珉

  據新華社近日報道,我國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試點雖已5年,但銀保監會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8月末,該險種期末有效保單僅126件,市場反應較為“清淡”。
  說起“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實為險企推出的一種“以房養老”產品,姑且稱其為保險版“以房養老”,是指老年人將名下有完全產權的房屋抵押給險企,繼續擁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和經抵押權人同意的處分權,并按約定條件領取養老金直至身故。而后,險企獲得抵押房產處分權,處分所得優先用于償付養老險相關費用。其設計初衷是讓不動產“動”起來,改善老年人的晚年生活。
  可惜,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從2014年6月原保監會印發《關于開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試點的指導意見》,到2015年3月幸福人壽首款“以房養老”產品“幸福房來寶”A款獲批上市,再到2018年8月8日銀保監會發布《關于擴大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開展范圍的通知》,逾5年試點運作,只“緣得”區區126件有效保單,如此市場反應豈止“清淡”,用“慘淡”形容恐怕亦不為過。
  值得一提的是,保險版“以房養老”所處窘境,約十年前曾在銀行推出的名為“倒按揭”的另一種“以房養老”產品上“預演”。其運作模式是老年人將房屋產權抵押給銀行,居住權不變,每月獲養老金。身故后,房產由銀行收回處置。彼時,“倒按揭”概念大興,然推行不力,原因就在于老年人一旦享受該服務,即意味著房產價值減少,子女多有不樂意。銀行則認為,該業務要綜合考慮房價走勢、人均預期壽命等因素,風控難度大,故“興致寥寥”。
  以之對照今日保險版“以房養老”,兩者境況何等相似。用幸福人壽相關負責人的話來說,該業務推廣難,既難在傳統觀念束縛,也難在風險多。平心而論,筆者認為此言非虛。一則,國人固有的“養兒防老、資產后傳”觀念,確非朝夕間就能轉變。二則,保險版“以房養老”跨房地產、金融、財稅等多個行業,除了長壽風險和利率風險,還要考慮房價波動風險、房產處置風險、法律風險,險企難免畏手畏腳。這從該業務試點5年,僅幸福人壽和人民人壽“勉力支撐”可見一斑。
  話至此,保險版“以房養老”究竟是否解決養老問題的一帖良方?根據中國養老金融50人論壇發布的《養老金融藍皮書:中國養老金融發展報告(2017)》,目前我國城鎮老年人住房擁有率為75.7%,“以房養老”市場規模達2200億元。由此,保險版“以房養老”應具不小發展空間,該當“破難前行”。
  對險企而言,展業雖有風險,卻勿畏葸不前。正如銀保監會近日表態,保險公司應在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產品的設計中,合理平衡消費者預期和房產增值潛力,有效管控房價波動風險和定價風險,確保業務持續健康發展。所以,能否在有效風控的同時,獲得業務的收益,險企自身是關鍵一環。這方面,幸福人壽的“先行”探索或許能帶來一些啟迪。資料顯示,對于房價可能出現的波動,“幸福房來寶”A款評估抵押房產價值時,提前將預期增值收益考慮在內,價值增長皆歸屬投保人或繼承人。投保后,老年人可終身領取固定養老金,不受房價下跌影響。其身故后,若抵押房產處分所得不足以支付相關費用,繼承人也無需補足,由幸福人壽承擔。
  當然,鼓勵險企在守住風險底線的基礎上,積極參與保險版“以房養老”是一方面,但該業務相關法律法規尚存空白,確屬不爭事實。由此,監管部門需加緊從立法層面完善制度對接,民政部、人社部、司法部、國土資源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銀保監會等部門宜結合試點中發現的問題,協作推進保險版“以房養老”配套政策制定及落地,為更多險企參與進來除卻后顧之憂。同時,監管部門應與險企攜手配合,在需求端加強宣傳力度,為進一步擴大推廣該業務營造良好的社會環境。

羽毛球四大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