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評論

立法保障使營商環境公平不再是“口號”

發布時間:2019-10-10 21:29

作者:盤和林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0月8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了《優化營商環境條例(草案)》(以下簡稱“草案”),主要從五個方面對營商環境做了進一步規范,包括:更大力度放權、規范和創新監管執法、加強市場主體保護、突出政務公開透明、嚴格責任追究。此舉是對國際優化營商環境及國內近年來建設經驗的歸納與總結,雖說總體目標仍放在激發市場主體活力,但草案將諸多做法上升到法規高度,增強制度剛性,更有效抑制了執法部門執法越位、缺位,隨意性強、缺乏效率的現象。
  比如,草案提出更大力度放權。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大環境下,激發市場主體活力的重點便是放權,意味著政府推進以市場為中心的資源配置方式。過去幾年,我國采用清單式管理模式,分別使用權力清單、負面清單及監管清單,對政府權力予以透明化與規范化,尤其常見的“負面清單制”,通過將主動權交予市場,以清單方式明確列出禁止和限制企業投資的行業、領域和項目。除此之外,按照“非禁即入”原則,優化產業投資環境、提升行政效率和資本效率。實際上,清單制的出現相當于開放外部監管,讓公眾與媒體監督政府的權力,而企業的權力訴求更易得到理解。
  在更大力度放權方面,草案還提出證照分離、壓減企業開辦和注銷手續、一站式登記、交易等窗口的設立,這些舉措強調了政府的服務職能,有利于進一步理順政府與市場的關系。
  又如,草案提出規范和創新監管執法,筆者認為主要聚焦兩個方面。首先是對市場主體監管,這是不言而喻的。放管服在做的事,其實就是實現放與管的內在統一。在自利驅動下,權力下放的直接結果是肆意擴張,因此,監管必須要跟上。目前我國“雙隨機、一公開”的監管體制,已顯示出在提高效率上的作用。隨著網絡信息技術發展,未來“互聯網+監管”也會逐步完善,形成更加透明、有效、快捷的監管。此外,如今產業更迭加快,新興產業發展迅速,相關監管勢必會有滯后現象,這就更須強調包容審慎,在逐步推進監管建設的同時,給予新興產業更大的發展與容錯空間。
  其次是對權力機構自身監管。權力透明與責任追究,顯示了政府在轉變職能上所作的努力。盡管歷史原因造成的國內官僚機構僵化問題,并非一天兩天即可解決,但在不斷推進市場化的道路上,逐步將政府管理透明化是必然要求,同時也明確了政府責任,加大企業、民眾對于權力機構的監管力度。
  說到底,營商環境建設就是要降低企業制度性交易成本。草案提出要加強市場主體保護,而最好的保護便是賦予全部市場主體以共同的規則,這正是草案的突出意義,其將市場主體經營自主權和企業經營者人身財產安全放在突出位置,保障了各主體公平競爭的權力,實現了從口號到法規的飛躍,給予了企業能真正利用的維權武器。

羽毛球四大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