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評論

為民企發債提供有效解決途徑

發布時間:2019-09-26 21:42

作者:盤和林

  9月24日,央行行長易綱針對民營企業融資問題表示,銀行貸款、市場發債、股權融資“三支箭”,對化解融資難題收效顯著。其中,市場發債效果明顯,已支持66家民營企業發債488億元,并撬動了千億元規模的民企發債。與此同時,以融資工具支持方式分擔風險,有效降低了民企發債的綜合成本。
  民企信用等級低、資產保障低、違約風險高是融資難、融資貴的癥結所在。據統計,2019年債券違約中,民營企業的違約金額占比高達92%。由來已久的高違約率造成融資審批更加復雜、融資成本更高的惡性循環。很多發債的民企由于自身性質、發債規模及期限等因素,債券籌資成本較高,造成現金流沉重負擔。在整體經濟環境下行和去產能大背景下,民營企業尤其是傳統產能過剩企業,面臨更嚴峻的經營風險和財務風險挑戰,某種程度上民企債券違約也是主動釋放風險和經濟轉型陣痛的必然過程。但總體來看,高違約率與民營企業的高度關聯,讓市場資金對其望而卻步。
  近期民企發債的發力,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融資支持工具的市場化設計。通過CDS保險機制,為民企發債提供保險,緩釋信用風險,能真正緩解不同市場主體對民企違約風險的顧忌,并降低由違約風險帶來的高融資成本。據了解,CDS保險機制以人民銀行支持的債券增信公司為發行主體,聯合主承銷商以及對企業情況更加了解的地方政府,參與整個信用增進過程。通過專業風險管理、風險分擔機制解決民企信用級別偏低對直接債務融資工具的阻礙。在央行最終背書下,民企發債有了足夠權威的信用保障,潛在的違約損失大大降低,從根本上解決了企業性質、資產存量、信息不對稱等問題帶來的融資難題。
  隨著CDS保險機制的成熟運行,央行將逐漸從債券增信行列退出,由商業銀行、券商等市場機構發揮融資支持的主體作用,具體定價由市場決定,以充分發揮市場的資源配置和價值發現作用。從目前市場實踐來看,保費以信用風險為定價基礎,在40個基點和2%之間不等。為防止融資支持工具參與主體市場化帶來增信退坡,對市場機構將執行嚴格的資本金要求,同時未能履行承諾將承擔與債券違約相似的法律責任。
  市場發債為緩解民營企業融資難問題提供了有效解決途徑,加大對優質企業的融資支持力度是高質量、高效率發揮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的客觀要求和推動落實。相對于銀行貸款,市場發債直接面向市場融資,更具有主動性、靈活性,可針對企業不同項目進行發債籌資,且融資規模一般較大,相應的條件限制也相對寬松,更加市場化。對比股權融資,市場發債對公司的財務狀況、業務情況、治理結構方面的條件相對寬松些,更適用于成長期民營企業的融資需求。
  以往民企融資難、融資貴,主要在于民企性質和資產規模決定的信用等級受限,信貸風險相對較高。通過融資支持工具的豐富,能有效緩解民企融資風險,完善損失補償措施,為投資者吃下“定心丸”,引導強化金融機構加大對民企支持力度,并降低民企、小微企業融資成本。同時,債券作為直接融資工具,其順利發行能向市場傳遞有利信號,擴展企業融資渠道,放寬銀行信貸限制,對企業融資能力的綜合提升起到突破性作用。
  民企融資“三支箭”的落實,將金融服務從一味防控風險定位中跳脫出來,真正做到與實體經濟同舟共濟。融資支持工具在市場發債的成功運用,為民企融資困境提供了突破性的解決路徑,未來金融體系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將進一步深化,減輕實體經濟融資成本,支持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在當前經濟增速放緩的背景下,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效應將進一步顯現,金融體系的完善和金融工具的創新對于減少企業運行阻力、釋放社會生產要素活力至關重要。
  筆者認為,民企融資難題的全面解決需要監管部門進一步強化金融領域服務意識,促進金融創新。為民企發債提供便利,豐富融資支持工具,同時逐步建立完善信用風險體系,對債券發行的參考指標進行梳理和綜合,擴展市場發展空間,推動產品和制度創新,引導金融業態對實體經濟靈活適應調整。

羽毛球四大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