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格調

秋啖栗子香

發布時間:2019-10-10 21:29

作者:江初昕

  “八月的梨棗,九月的山楂,十月的板栗笑哈哈”。金秋時節,瓜果飄香,板栗成了這個季節的主角。在樹梢上,秋風吹起,毛茸茸的板栗果便裂開了嘴,崩開的外殼就像是笑臉。
  以前家鄉板栗多,房前屋后都是板栗樹。到了豐收的時候,選一個晴好的天氣,搭梯爬上高大的板栗樹,騎在樹枝上,用竹篙一頓猛打,板栗果就像下雨一般,從樹上落下。等樹上打完以后,殘枝敗葉滿地都是,毛茸茸的板栗果四處滾落。這樣,大家一手拿個小竹籃,一手拿把小剪刀,穿上硬底鞋,用鞋底踩著板栗殼,然后拿剪刀插在裂口的部位,輕輕一扭,里面的板栗就咕嚕嚕地滾了出來,再撿拾到小竹籃里。一番忙碌后,樹下全是裂開的板栗殼,那些看似沒有用的板栗殼卻也有用處,攤開曬干以后,留若干板栗殼到年底,點燃以后再投入花椒,用來熏臘肉,風味獨特。其余的點燃燒成草木灰,可以當作農家肥。
  生板栗不易保存,容易霉變蟲蛀。可以做成風干板栗,將板栗裝在鏤空的竹籃里,掛在通風的屋檐下。風干栗子通常是生吃,不能太干,若是干透就堅如鐵石,任誰也咬不動,必須是稍微有些干,頂多是半干,這樣才好吃。明代宋詡的《竹嶼山房雜部》記載了制作風干栗子的方法,將栗子放入水中,揀出浮在水面的,只用沉于水底的粒大籽實的栗子,擦干后放進布袋,掛在陰涼通風之處,時時搖動,使之受風均勻。這種栗子最適宜腎氣虛弱的人食用,可補腎虛。曹雪芹是真正會吃東西的,你看他寫襲人吃栗子,一定要加上“風干”二字。新鮮栗子生吃,一是甜度不夠,二是咬嚼之間還盡是渣滓。若是在北風里吹上幾天,讓栗子丟掉些水分,那么栗子的糖分增加,果肉開始有點蔫軟,吃起來就綿軟沁甜。所以,想吃到恰到好處的風干栗子,一年也就是那么十天半個月。
  現在吃法多以糖炒板栗為主。上世紀90年代初,生活條件漸漸好了起來,白糖不再是那么難得。那時就可以做個糖炒板栗。從河灘里撿拾黃豆一般大小的鵝卵石,洗凈后放在炒鍋里先加熱,等溫度上來后投入尾部用刀劃了一道口子的板栗,不停地撥動手中的鍋鏟。一段時間以后,炒鍋里的板栗發出“啪啪”聲響,口子張開,這時再加入白砂糖。白砂糖遇熱以后,通過板栗的裂口,迅速地融化滲透到板栗中。趁熱輕輕剝開外殼,油亮噴香,吃起來甜滋滋的,香糯綿軟。
  文人墨客對板栗鐘情有加。在林海音筆下,秋天的黃昏,最熟悉的氣味,就是糖炒栗子的香。循著那味道去買上一斤,不禁要加快腳步往家趕,期待著快點和家人一起,圍坐在窗前的方桌上分享美味。張愛玲也是糖炒栗子的鐘愛者,每每總是愛不釋手。當年她在上海,常常一個人在街頭,順著那縷甜絲絲、香噴噴的味道尋買糖炒栗子。徐志摩也喜食栗子,每值秋來,他愛去杭州西湖煙霞嶺下邊賞桂花邊啖栗子,認為此乃人生一大享受。

羽毛球四大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