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格調

幸福樹

發布時間:2019-10-10 21:29

作者:周慧虹

  坐在書房,一扭頭,便可與陽臺上的那株樹相遇。它鑲嵌在陽臺那扇推拉門的玻璃格中,綠葉葳蕤在方格上部,稍顯扭曲的枝干從一個格子伸展至另一格子,旁逸的葉片恰到好處地一路點綴……活脫脫一幅九宮格中生動的畫。
  這株樹站成了一道風景。每當走到樓下,我不免習慣性地抬頭,總看到它透過玻璃窗沖我盈盈地笑。它不招手,只是用每一片綠葉招呼我,我的心隨之被夏之清涼、冬之溫暖熨帖著,于是我就愈是想到了家的好,近在咫尺也按捺不住趕緊回家的沖動,腳下的步子隨即加快,長長的樓梯爬起來,也不怎么感覺累了。
  與之朝夕相處,這株樹儼然已成了我的家庭一員。它不說話,就那樣默默地陪著我。讀書之余與之對視,它以溫潤的綠舒適了我的眼;寫作間隙向之凝神,它以曼妙的形撩撥了我的心;端一杯香茗走近它,樹影伴著茶香遂一點一點地將我陶醉……
  有時,我會選一個自我滿意的視角坐下來,然后朝著這株樹望過去。我的眼不單單被它的姿態所充盈,它不貪念“萬千寵愛于一身”,而是閃開身子讓出一些位置給窗外的景致,于是,我的目光經由它投射在遠處淡藍弘闊的天空,投射在天空中振翅的鳥、飄浮的云,投射在道旁的樹、聳立的樓……我隱隱感到,這就是大千世界,就是生活,就是人生的狀態,有的物、有的人自由自在游弋于遼遠之境,有的則實實在在腳踏著大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說不上孰好孰壞,一切看起來那么和諧、美好。
  就像圓點之于圓,我視這株樹為我庸常生活的一個圓點。何況,它還擁有一個聽來讓人甚感吉祥愉悅的名字——幸福樹。想當初與其邂逅,它尚且高不及尺,粗不盈寸,那么纖細羸弱,就沖著這個有著美好寓意的名字,我捧了它回家,隨隨便便地植入土中。沒承想,接下來的日子里,它隨遇而安,不苛求肥力的眷顧,不撒嬌弄媚使性子,只要有陽光給點兒水,即不事張揚地暗暗聚力、默默生長。及至有朝一日,我猛然回過神來時,它已竄出了老高,娉娉婷婷,露出一副俏麗模樣。
  幸福樹,它不僅爭取著屬于自己的幸福,而且將幸福的信息傳遞給近旁的人。每天讀它,都是在讀一道賞心悅目的風景。你看,它不渴慕你的過分呵護,反饋給你的卻是亭亭如蓋、綠意盈盈。它扮靚了你的居室,亦裝扮著你的夢,發酵著你的想象力,讓清靜走進你的生活,使綠意流淌進你的夢境。或許,你曾被生活與工作的不和諧音符擾亂了心緒,你情感的天平一度面臨失衡的威脅,突然之間,你被一種無聊茫然的情緒緊緊揪住而難以脫身,沒準,走回家來,努力平復心情仔細讀一讀書、讀一讀樹,在樹與書的融匯催化中,不快之情終會過去,一切漸趨釋然。
  與幸福樹一前一后進家的,還有一棵發財樹。盡管發財樹的名字俗得可以,但因許多人都敞開了門歡迎它,我也就從眾了一回。初始的日子里,其有限的葉片還泛著綠光,然而不多久就一片接著一片發黃、蜷曲、凋零,任憑怎么用心打理,它還是一天天地枯萎了下去,絲毫不領情我的花費,不憐惜我所投付的心血。
  這是否意味著幸福其實可以很容易、很簡單,至于說想要發財,可不如想象中那么輕松。而往往,一門心思總想著發財未見得好,更多地去追尋有意義的幸福,心情才會像幸福樹上的葉子,閃閃發亮。

羽毛球四大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