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金融法治

信用卡代償是持卡人“蜜糖”?

發布時間:2019-09-19 21:46

作者:記者畢丹丹

  近年來,隨著信用卡持卡人數增多,以及還款問題激增,信用卡代償業務呈現出欣欣向榮的態勢。不少打著“還款提額神器、終身免費使用信用卡”廣告的信用卡智能還款軟件如雨后春筍般冒出來。不過,信用卡代償業務的興起既在情理之中,卻也難逃非議。9月2日,銀保監會廣東監管局發布《關于防范“代理處置信用卡債務”的風險提示》,“代理處置信用卡債務”行為不僅擾亂消費者還款計劃,而且嚴重損害了消費者合法權益。信用卡代償業務是商機還是騙局?代償模式合不合規?其背后又隱藏著怎樣的風險?
  弊大于利
  所謂“信用卡代償”,通俗地說,就是消費者刷卡消費到期還款遇到資金困難時,先向相關平臺申請貸款,由平臺發放貸款或采取套現形式償還銀行卡消費資金,同時,消費者向平臺支付一定利息或手續費的金融服務活動。這種金融服務方式是將貸款人貸款過渡到信用平臺貸款,或由平臺通過套現使債務人延長債務償還期限。
  據了解,國內涉及信用卡代償業務的平臺不勝枚舉,包括還唄、省唄、小贏卡貸、卡卡貸、卡拉卡替你還、蝸牛智能管家等。這些平臺大部分以“低費率、無擔保”為宣傳重點。《上海金融報》記者下載了一款聲稱“讓信用卡滿血復活的還款App ”——“還唄”。在操作中,記者發現,只需身份證就可申請高達3萬元的信用額度,無需任何抵押擔保。
  不過,信用卡代償業務真能為持卡人省錢嗎?記者對比招商銀行和“還唄”后發現,假設本月賬單金額為1萬元,以招商銀行賬單分期為3期計算,每期手續費費率為0.95%,每期手續費95元,每期還款總額為3428.33元;而使用“還唄”還款,同樣1萬元分3期償還,加上手續費605.73元,每期總還款金額為3535.24元。
  國家互聯網金融風險分析技術平臺監測的數據顯示,代償平臺用戶還款周期為1周至24個月不等,月利率為0.55%-1%,部分平臺還收取每月0.1%-0.8%服務費和2%-3%手續費。
  “表面上,信用卡代償業務確實可以幫助持卡人解決本期賬單到期的還款問題,但透過現象看本質,其實際上屬于一種非典型的‘以貸還貸’,即用明天的‘錢’還今天的‘債’。這種行為變相推遲了還款日期,使持卡人獲得短暫的喘息之機,還款總額卻并未減少。”上海社科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涂龍科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此外,持卡人除了支付應償還的賬單外,還需另外承擔一筆額外費用,從這個角度看,無法達到省錢的目的。不過,如果從目前中國通貨膨脹、貨幣購買力貶值的現狀考慮,延期償還也是一種另類的“省錢”方法。
  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告訴《上海金融報》記者:“‘以貸還貸’存在很大的風險,對于持卡人而言,信用卡代償并不會產生所謂的‘省錢’效果,反而會讓持卡人陷入‘利滾利’困境,負債不斷擴大。”
  合規性受質疑
  去年5月,國家互聯網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曾表示,信用卡代償平臺主要以網站和App兩種形式存在,其業務模式大致包括“套現貸、平臺代償、信用卡套現”三種。其中,蝸牛智能管家App主要采用的是“套現貸”模式。持卡人通過App將信用卡進行綁定,導入信用卡賬單后,其App可以模擬商家信用卡消費的方式把信用卡余額的資金套出,再把套出的資金交給平臺指定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代其償還給銀行。
  按照通行規則,信用卡賬單日后的消費全部為下一期賬單還款額,而還款日前的還款都算本期還款。“套現貸”還款的套路,實際上是通過在賬單日和還款日的間隔內循環套現、還錢,將本期信用卡賬單挪到下期,并一直滾動下去。
  “信用卡套現”模式是指用戶有多張信用卡,利用信用卡刷卡消費存在免息期的特點,循環刷多張卡來維持免息借款。
  相比“套現貸”模式,“平臺代償”模式并未涉及“下期賬單金額”,而是在本期賬單出賬后,由持卡人授權平臺獲取本期賬單相關信息,再由代償平臺據此代償。
  不過,這些模式的合規性是信用卡代償不可回避的問題。“合規審查的本質是將刑法審查介入經濟活動,以規制經濟行為在合法范圍內正常發展。信用卡代償業務的初衷是好的,這種創新可以使持卡人通過分期償還的方式推遲還款期限,緩解持卡人負擔,這也是對正規金融機構有效金融服務不足、普惠服務覆蓋面不完全的一種有價值的補充,可稱之為某種意義上的‘金融創新’。如果其繼續在減輕信用卡消費者負擔的道路上發展,并不會觸及刑法規制的底線,然而現實不如人意。”涂龍科認為,代償業務難免少不了手續費、利息等其他費用,在收取這些費用時,代償平臺如果過于抬高利率,則會步入非法“高利貸”、“套路貸”的道路,通過向持卡人索取高額利息進行牟利。而且,期間極有可能伴隨各種“非法催債”行為,難以符合合規審查的標準。更有甚者,一些不法分子還會借“代償平臺”之名,實施非法集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等違法犯罪行為,持卡人要提高警惕。
  “‘套現貸’屬于不合規行為,其相當于通過虛假交易騙取現金。另外,‘平臺代償’本質上是借新錢還舊賬,形式上可能不違規,但平臺的資金風險會大幅增加,對用戶的信用要求和償債能力要求很高。平臺需對‘滾動’或‘循環’次數進行一定限制,否則,很容易變成‘利滾利’,增加用戶償還難度。”李俊慧認為,對于“信用卡套現”,這是用戶的自發行為,銀行不鼓勵,但也不能直接認定為違規。
  亟待規范發展
  “信用卡代償業務的出現,滿足了我國目前大量低收入群體的高消費需求,使不少缺乏實際消費能力的持卡人可以暫時解決資金不足的困難,順利實現消費意愿。但由于‘信用卡代償’并未納入正規的金融監管范圍,故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問題,如實際利率高于名義利率,部分平臺實際年化利率高達40%至50%;平臺在代償前收取‘砍頭息’或其他各種費用,如手續費、保險費等;甚至還會出現違規套現的情況。”涂龍科告訴記者,由于代償平臺的出現,大量持卡人的真實資信狀況被隱瞞,通過平臺進行貸款,增加了發卡行的收款風險。同時,與之前貸款類問題一樣,該項業務的出現使大量消費者產生了盲目消費的傾向,為日后的資金狀況埋下了伏筆。不過,每一種“金融創新”在誕生之初都不可避免處于“灰色地帶”,只有監管部門及時實地研究,將其納入金融監管體系中,才能避免相關隱患。例如,可針對利率和收費標準進行監管,以防止其變相轉為非法“高利貸”、“套路貸”;鼓勵代償平臺與消費金融公司和其他商業銀行開展合作,將信用卡代償業務納入正規金融業務范圍,使其既能滿足低收入階層金融服務需求,又能成為各類金融理財平臺和銀行機構加深合作的“紐帶”。
  實際上,近年來,監管部門對信用卡相關業務的處罰力度不斷加大,在一定程度上也減少了信用卡代償領域的違規行為。具體來看,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出臺了《關于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其中,第七條闡明,使用銷售點終端機具(POS機)等方法,以虛構交易、虛開價格、現金退貨等方式向信用卡持卡人直接支付現金,情節嚴重的,應當依據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的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2008年出臺的《中國銀監會辦公廳關于信用卡套現活躍風險提示的通知》,對已經確認存在套現行為的信用卡持卡人,有權采取降低授信額度、止付、將相關信息錄入征信系統和銀行間已建立的共享欺詐信息庫等措施。另外,《信用卡業務管理辦法》也明文規定,持卡人不允許利用信用卡套取現金,以及惡意透支,被發現者會被處于降額或停卡,對個人信用記錄造成不良影響,情節嚴重的可能涉嫌刑事犯罪,被追究刑事法律責任。

羽毛球四大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