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特別策劃

銀行資本補充長效機制亟待建立

發布時間:2019-10-10 21:29

作者:記者周軒千

  銀行資本補充需求正得到監管部門越來越多的重視。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以下簡稱“金融委”)近日召開第八次會議提出,“要加快構建商業銀行資本補充長效機制,豐富銀行補充資本的資金來源渠道,進一步疏通金融體系流動性向實體經濟的傳導渠道”“重點支持中小銀行補充資本”。
  專家指出,我國商業銀行資本補充渠道正在逐步豐富,但尚存在準入門檻較高、投資端需求不足等問題。長效機制的建立,既需要從監管政策等角度予以鼓勵和引導,也需要市場主體充分認識和接受。
  資本補充壓力源自何處
  東方金誠首席金融分析師徐承遠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在當前“寬信用”的政策導向下,商業銀行面臨較為急迫的資本補充需求,具體原因有三。“第一,金融監管趨嚴背景下,商業銀行同業業務穿透監管、表外資產回表帶來資本補充壓力。第二,近年來,由于不良貸款增長較快,商業銀行內源資本積累能力明顯下降,超額貸款損失準備對資本的貢獻亦明顯減少,且部分中小銀行資本被大幅侵蝕。第三,資本監管要求的提升帶來資本補充壓力,其中工農中建四家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以及將逐步推出的國內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資本補充較為迫切。”
  在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梁棟材看來,商業銀行當前面臨一定的資本壓力,主要緣于內外兩方面原因。“一方面,外部監管標準趨嚴。對于大型銀行而言,雖然當前資本充足率滿足監管要求,但未來面臨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監管要求的提升以及總損失吸收能力(TLAC)的規定,壓力較大。對于中小銀行而言,部分銀行距離監管紅線較近,安全墊較薄。另一方面,由于風險加權資產增加、不良消耗等而產生的額外資本補充需求。”梁棟材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
  “目前,銀行存在較強的資本補充需求。”興業研究策略分析師郭益忻對《上海金融報》記者指出,“考慮到目前銀行資產增速低位徘徊,息差存在收窄壓力,收入承壓,而隨著年底臨近,金融資產分類新規實施在即,資產質量壓力或進一步放大。為應對未來業務發展和行業變局,通過留存利潤的內生積累已顯得捉襟見肘,銀行需要持續地進行資本補充。”
  長效機制如何建立
  “商業銀行資本補充是一個持續的過程,來源也應包括內源和外源兩方面。”梁棟材指出,“其一,提升自身盈利能力,通過內源性利潤積累補充資本。其二,拓寬外源性資本補充渠道,包括永續債、優先股、普通股、二級資本債等,同時也需要政策加以支持和引導。”
  徐承遠也表示,長效機制的建立需要結合內外部兩方面來看。“內部方面,即商業銀行本身,需要其建立起有效的資本管理方法,權衡好風險和收益,優化資本使用方式,同時提升經營和管理效能,保證外部資本補充渠道的及時、通暢。外部方面,則需要建立豐富且通暢的資本補充渠道。”徐承遠指出,“目前,我國商業銀行資本補充渠道正在逐步豐富,但是尚存在準入門檻較高、投資端需求不足等問題。因此,需要進一步加大政策引導以保障商業銀行資本補充渠道的通暢,尤其是對于補充渠道較為受限但承擔著支持中小微企業重任的中小銀行。”
  談及長效機制,郭益忻指出,“從覆蓋范圍看,無論是國股大行還是中小銀行,都應該有合適的資本補充方式;在層次安排上,銀行資本補充應當涵蓋核心一級、其他一級、二級在內的各層級;定價機制方面,資本工具的定價應當進一步市場化,做到風險與收益匹配。”他還指出:“長效機制的建立,既需要從監管政策等角度予以鼓勵和引導,也需要市場主體充分認識和接受。”
  廣發證券分析師倪軍、屈俊認為,長效機制的核心在于公開市場發行的區別化對待。“對于堅持主業經營,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占比較高、同業占比較低的優質銀行,監管應該鼓勵其發行資本工具來補充資本;對于內部治理較差、杠桿率較高、服務實體經濟不到位的銀行,監管可能需要更加嚴格的要求。”
  哪種資本工具有望加快運用
  事實上,這已是金融委在不到1個月內第3次開會提到銀行資本補充問題。8月31日召開的金融委第七次會議提到,鼓勵銀行利用更多創新型工具多渠道補充資本。9月5日召開的全國金融形勢通報和工作經驗交流電視電話會議提到,支持銀行更多利用創新資本工具補充資本金。
  “創新的資本工具可能包括非上市銀行可轉債、非上市銀行優先股、轉股型永續債、轉股型二級資本債等工具。”郭益忻表示,“從年初第一單至今,銀行永續債發行總量已經達到4550億元,作為一項創新品種,速度之快、效率之高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永續債在銀行間市場發行,無需證監會審批,發行相對便利,而且能夠補充商業銀行的其他一級資本。從發行情況看,今年下半年來發行有所加快,對銀行的資本壓力有一定緩解作用。”梁棟材指出。
  據徐承遠介紹,除了商業銀行永續債,創新的資本補充工具還包括轉股型二級資本債券、含定期轉股條款資本債券以及新型總損失吸收能力債務工具等。“永續債雖然發行進程有所加快,但從發行主體結構來看,主要集中在國有大行和大型的股份制銀行、城商行,中小銀行通過發行永續債補充資本的仍較少。”徐承遠也指出。
  “目前我國商業銀行資本補充工具包括權益型資本工具和混合資本工具,其中權益型資本補充工具包括IPO、配股、定增,用于補充核心一級資本;混合資本工具包括可轉債、優先股、永續債、二級資本債等,用于補充核心一級資本、其他一級資本或二級資本。”徐承遠指出,“從發行準入門檻、審批效率來看,發行二級資本債、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等是較為快速可行的方式。”
  金融委第八次會議還提出,重點支持中小銀行補充資本,將資本補充與改進公司治理、完善內部管理結合起來,有效引導中小銀行下沉重心、服務當地,支持民營和中小微企業。徐承遠指出,對于中小銀行來說,目前發行二級資本債是最為快速的方式;此外,對于部分經營實力較強的中小銀行,IPO、定增,以及發行可轉債也是較為快捷有效的資本補充方式。
  除永續債外,梁棟材預計,優先股和二級資本債可能是中小銀行補充資本的主要資金來源。“前期刪除了非上市銀行發行優先股需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的前置程序,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優先股發行難度,直接拓寬了以中小銀行為主體的非上市銀行補充一級資本渠道。二級資本債門檻較低,普遍適用于非上市銀行和中小銀行,但弱勢在于不能補充一級資本。”
  “短期內,非上市銀行可轉債、非上市銀行優先股推進速度可能較快。”郭益忻預計,“部分風險偏好相對較高、風險識別能力較強的資管類機構可能是認購的主要來源。”
  郭益忻還表示,接下來,非上市優先股和可轉債有望取得突破,永續債發行機構資質也可能逐步下沉。但他也提醒投資者,已實質出現的銀行資本工具,特別是高層級的資本工具,其接受程度、對風險定價的要求還有待觀察。
  “當前,銀行補充資本的渠道較多,我們認為最重要的是改進公司治理、完善內部管理結構,處理好股東違規關聯占用信貸資源的問題,并通過內部留存收益、原有股東注資等方式增厚資本,解決資本不足的問題。”倪軍、屈俊表示,“其次是通過公開市場外部融資補充資本。今年以來,銀行通過債券市場融資的規模較大。根據萬得數據,截至9月30日,銀行共發行永續債4550億元、二級資本債5165億元,同時發行優先股1650億元,有效提升銀行資本厚度。”

羽毛球四大天王